沉迷盾铁的银

【高三更新缓慢】
【墙头数不清,爬得比谁都快】
【盾铁洁癖】
【星星王子小跟班,星勇锤星星卡……什么都吃(类似亲爹阿灭的重口味不星)】
【复联银奶糖专供者,你要拿他和别人比说他不好……我就骂你。银鹰/红银】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蛋哈/福莫
【这里小银】

【盾铁】天使和恶魔从来势不两立(3)

恶魔盾x天使铁

关于天堂地狱天使恶魔的设定都是随心而来,勿深究,不喜误入

没有大纲,放飞自我

冬寡提及

ooc预警
















(1) (2)

(3)

  tony乖乖在家呆了整整三个月。正合了howard的心意,却也愈加让他担心,毕竟自己儿子从没这么听话过。

  对于tony来说,跟父亲眼中什么悲痛欲绝之类的情感大戏完全不是一码儿事。大概也只有上帝会知道,tony现在不敢出门。

  在禁闭解除后,tony立马就飞出了家门,去找那个胡编乱造的编辑算账,顺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账还没算成,tony就先逃回家了——一路上他遇到了三种天使:一种对着他露出同情的眼神,有些甚至上前鼓励他寻找真爱;第二种是年龄较大的,对他露出慈爱的眼神,还想给他拥抱,好像失恋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最后就是喜欢tony的小女生了。她们中一半会对他大喊:“你个混蛋!不娶何撩!”,另一半相对比较和善:“其实你不用瞒着的,早说出来就好了,祝福你们!”当然,她们的结局倒是不外乎哭着跑开。

  tony觉得整个天堂都疯了,不就是同性恋吗?他敢保证天堂里纯直一半都不会有。但他忽略了他“爱”上的是一个恶魔,跨越物种的恋爱总是更让人感动。无可奈何的tony只能藏在家里潜心钻研高科技,希望风波能尽快平息。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让这件事过去的最好办法就是创造一个更大的头条来掩盖它。

  但愿tony看到无数天使们创作的他和他的恶魔恋人的同人时,还能这么想。

 

 

 

 

  今年的九月份是个大日子,五十年一届上帝亲自操办的瞌睡草大会该开始了,持续两天,第一天收集瞌睡草,第二天用来举办宴会。这是唯一一个恶魔与天使聚集在一起的机会,大家的任务只有一个——收集瞌睡草。所以即便是tony一百个不愿意,也得参加集合,到达上帝的殿堂。

  其实瞌睡草原来不叫瞌睡草,只是有小道消息称,上帝患有失眠症,没有瞌睡草就睡不着,恶魔就是上帝失眠时创造出来的。这个名字就一传十十传百的叫开了,连原来叫什么都被忘记了。

  虽然恶魔和天使会暂时合作,但双方之间还是会有较量,没有什么奖品,虚荣心是最重要的。可惜这么多年来,恶魔从来没赢过。瞌睡草也是有灵性的,还会移动,非常难捕捉。不过天使一唱歌就全都哗啦啦的围过来了。随着高科技的发展,恶魔与天使之间采集数量差距也越来越小。

  tony站在天使的前方轻而易举看到了身材高挑的steve,想起他还欠着对方的恩情。tony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还了steve的恩情,还能创造个更大的头条把自己的闹剧盖过去——帮助steve收集瞌睡草,让恶魔赢得这次比赛。

  我们的另一个主角steve仗着自己开阔的视野看到了天使群里略显娇小的tony。自上次一别,不知为什么,steve脑海里的天使背影总是挥之不去,现在也不可控制的将注意力放到了tony身上,明明他对那个年轻天使没什么好感。

  不得不承认,tony长得很有魅力:一双眼睛随时闪耀着光芒,配上浓密的睫毛看起来就像焦糖布丁一样可口,挺拔的鼻梁下是一张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嘴唇,让人想细细品尝。

  两个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对视了,又迅速别开了眼——仿佛马上要私奔的罗密欧与茱丽叶似的。

  目睹全程的howard,不甘心的在内心感叹儿子大了不由爹。同样喜欢高科技的howard不是不能接受tony喜欢上一个恶魔,只是担心儿子被欺骗,恶魔最擅长的就是蛊惑。不让howard考验一下那个恶魔,他是怎么也不会放心把tony交给别人的。

 


 

 

  “咳。”上帝“嘭”的一声出现在大家面前,“废话不多说,快点开——开——开——开始吧。”上帝打了个哈欠,眼睛下的黑眼圈不能再明显了。

  tony不着痕迹的白了一眼离开了天使群开始寻找瞌睡草。对于破锣嗓来说,tony跟恶魔一样没有优势。得亏瞌睡草天生亲近天使,tony收集起来也不算费力。

 

 

 

 

  tony看准了steve的位置,偷偷一步步靠近:“嘿……”

  在看到steve脚边一群围着他打转的瞌睡草,tony肚子里的一堆计划全被消化了。

  长得好看了不起啊?tony有点不忿。

  上次由于慌张和愤怒,tony也没怎么仔细琢磨过steve,现在近距离一瞧——胸肌可真大。tony晃了晃头,逼迫自己向上看,发现了steve欲言又止的眼神。

  “其实……啊!”tony刚想出声缓解尴尬,却被突然松软的泥土吓了一跳(瞌睡草搞的鬼),向前倒去。steve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了tony。

  一直视奸tony的howard看到这一幕哪能受得了,这才聊了几分钟啊?就动手动脚了?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恶魔!

  howard冲上前用力拍下steve放在tony腰上的手:“挪开你的脏手!”

  steve听到对方上来就这么不客气,十分不悦:“这好像和你无关吧?”

  howard气得想撬开steve的脑袋,上前一步就揪住了对方的领子。

  steve好歹是恶魔,生气起来也不是好惹的,从后面提起了howard的领子,不得不说,身高太重要了。

  正在和natasha调情的bucky看到发小和天使的对峙赶紧拉着natasha往steve身后一站镇场子。

  其他天使和恶魔们见这情况,也顾不上比赛了,连忙按各自的阵营站好。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管他呢,恶魔/天使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tony很想出声解释,然而剑拔弩张的气氛实在让他为难——他该大喊对面的不是自己的恶魔恋人还是自己不是同性恋?哦,他还不知道那个恶魔的名字!

  howard从来没被人拎起来过,理智已经从他的大脑消失了。他用力的往steve脸上挥了一拳。

  bucky一下来气了,拉过howard两人打了起来。

  火药桶被点着了。

  恶魔和天使们全都变了身。恶魔们伸出自己蝙蝠般的翅膀,头上两个红色的小角,背后一条不安分的尾巴加上三叉戟。天使们则伸出自己洁白的羽翼,抽出自己的长剑,蓄势待发。

  “干嘛呢干嘛呢?”上帝又凭空出现在大家面前。

  “私人恩怨!”howard涨红了脸,连上帝都不理。

  如果一开始steve觉得生气的话,现在就是好笑了,这个天使疯了吗?自己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还有旁边一脸无助的tony,搞什么鬼?

  他们背后的天使和恶魔则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有些甚至已经开始交手了。

  “都给我停下!”上帝生气了。

  “……”所有声音一下消失了,howard也恢复了理智。

  上帝瞥了瞥脸上几大块淤青的howard和bucky。

  “你们胆子到是越来越大了。说吧,今天这事罚谁?”

  “……”谁都不敢说话。

  “那我做主。”上帝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你们俩,过来。”上帝指了指tony和steve。

  “罚你俩下人间历练。”上帝看着并排站着的两人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微笑。

  “凭什么?”tony大声嚷嚷道。要知道,在人间旅游算得上是一件美差,但换作在人间历练可就不同了。天使和恶魔的躯体都会变成人类的,脆弱不堪,对人类世界不熟悉又身无分文的天使和恶魔要独立生活可是件难事。

  “那你爸来?”上帝抬了抬眼皮。

  “……”tony回不了话了,他还没不孝到那个地步,“不然我……唱首歌给您听?您消消气?”tony试图讨好上帝,却忘了自己的五音不全。

 

 

 

  一曲完毕。其实tony刚开口就后悔了,可看上帝的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只能硬着头皮唱下去。

  “还不错,其实那些天使千篇一律的歌颂我早听腻了,你这重金属风格挺新鲜的。”tony总觉得他在嘲讽自己。

  tony转头看了看steve。对方眼皮跳了跳,僵硬的不行,显然被歌声吓到了。tony看到steve这样恶趣味马上涌上心头,拍了拍steve的肩,让自己的额头抵上对方的额头:“怎么?我唱的不好听?”

  “没有,很好听。”steve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恶魔最擅长的就是撒谎了。

  tony愣了愣,撇撇嘴自知没趣。

  “咳。”上帝出声打断了两人的“打情骂俏”,看向steve。

  懂得审时度势的恶魔知道谁也没办法改变上帝的决定,只问了一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完成我的任务的时候。”

  潜台词:把我弄开心了的时候。

  steve有点灰心,看了看身旁信心满满的天使,忍不住内心笑骂了一声蠢。



tbc

不要觉得瞌睡草是扯淡,上帝也是会失眠的。(这句话是扯淡)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