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高三更新缓慢】
【墙头数不清,爬得比谁都快】
【盾铁洁癖】
【星星王子小跟班,星勇锤星星卡……什么都吃(类似亲爹阿灭的重口味不星)】
【复联银奶糖专供者,你要拿他和别人比说他不好……我就骂你。银鹰/红银】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蛋哈/福莫
【这里小银】

【银鹰】snow(2)

饥饿游戏au

这篇文实在想不好叫什么,瞎鸡儿取了个名字,有小可爱有什么好名字可以评论提议

其他涉及cp:盾铁,幻红

把参赛人一男一女还有年龄要求都去掉了

大家的能力都有点弱化(不然玩不下去了)

参赛者里会有狼父女,BE预警











(1)

(2)

  “干得漂亮,你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steve倚在门框上迎接两人,“这是你们接下来居住的地方。”

  pietro张大了嘴说不出话,在被拿去做实验时他也曾见过那些大得离谱的房子,但是居住,是他做梦也不敢想的。相比之下,clint表现得很淡定,即使心里已经吐槽了一千个“WTF”。

  两人脱下了衣服洗澡修整后又与steve坐到了餐桌上。

  “steve,作为老朋友,你会帮我的对吧?”clint突然严肃的朝steve抛出一个问题。

  steve愣了愣,点了点头,这是clint第一次这样跟他说话。

  “他姐姐。”clint指了指pietro,“一个人在12区,就算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活着回去了,她反倒说不定撑不过这两周。”

  “old man……”pietro也知道,现在正是寒冬,捕捉食物困难得要死,没了他和clint的帮助就算wanda能力不弱也不能保证有足够的猎物,向政府兑换食品券也是不切实际。可是他没办法,自己的生命都是个未知数。

  steve同情的瞥向耷拉着脑袋的pietro,问:“你的意思想让我接她过来?”

  “嗯。这对现在的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吧?”话是这么说,clint心里也没底,说到底,steve也只是和他一样12区出身的穷小子,不过运气比他好多了。

  “我需要和tony商量……放心吧,他也不是绝情的人。”

  “还是算了吧……”pietro不想让steve为难,对方连wanda是谁都不知,再心善也不会帮助一个陌生人。

  clint猛力拍了拍pietro的后脑勺,换来后者一声痛呼,说:“欠你个人情,谢啦,老友。你应该有什么法宝让你的男朋友就范吧?”

  steve笑而不语。

 

 

 

  “接下来的四天会是你们的关键期,或许一个小的技能训练就能保住你们的命。我建议你们不要忽视生存技能,很多人死于自然因素。”

  clint仔细的观察着其他区的参赛者,1,2区嚣张跋扈的面孔让大家都十分作呕,但他们确实有资本。力量,敏捷,头脑,每位参赛者都有那么擅长的一项,实力全都不容小觑。他注意到6区那个姑娘跟他一样优势是弓箭,10区那个肌肉男看起来有能同时拎起三个他。不过这届参赛者中最有意思的是那对11区的父女和2区那个和11区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基因作怪,clint拉起嘴角笑了笑。在心里给他们各自取了个绰号:猫耳狼(鉴于对方的猫耳发和野蛮的狼性气质),小母狼(小丫头看起来也就12岁,表情狰狞起来跟他父亲毫无差别),克隆狼(直觉告诉他2区那家伙才是山寨的)。

  他把自己的绰号沾沾自喜的与pietro分享,却换来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old man,你几岁了?你以为这是高中开学第一天吗?给新同学取外号?”然后pietro就憋不住的笑起来了,轮到他看不起这臭小子了。

  每个人都在刻苦训练擅长或欠缺的项目(除了1,2区鼻孔朝天欠揍的家伙),大家都各自明白,他们远比看起来的要可怕,这里跟clint一样没有经过改造的普通人恐怕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pietro站在跑步机上,将速度开到最大,轻松的跑着顺便思考着自己应该强化哪方面的能力。却突然被clint打断,对方指了指正偷偷望向他的小母狼,说:“小母狼好像看上你啦。”他一抬头,正好撞上对方好奇的眼神,女孩立马把头撇向另一边,躲开对视,又叽哩哇啦的跟父亲讲了一堆话。pietro就这么看着那位父亲一脸不耐烦的方向手里的器材,打断女儿的话,朝他走来。

  “呃……logan。”logan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先自我介绍可能显得更友好,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一脸全天下欠他五百万的表情怎么也不会显得友好。

  “pietro。”pietro又指了指身旁的人,“clint。”

  logan点了点头,朝女儿努了努嘴:“laura。”沉默了半晌,又不好意思的对着pietro说:“我女儿对你那头银发很喜欢,是天生的吗?能给她一撮吗?”

  “诶?”pietro懵逼了。一旁的clint已经笑弯了腰,眼角还有泪,也不在乎其他参赛者投来的看智障的眼神,就差捶地了。

  laura一看这情景又激动起来,叽里咕噜对着logan说着听不懂的话。logan看起来很是崩溃,捂着脑袋制止:“闭嘴好吗?我听不懂!说人话行吗?”laura气愤的把手臂换在胸前看着父亲,最后把目光落在pietro身上,指了指他的银发:“我喜欢你的头发。我也想要这样的,怎么才能办到?”

  pietro尴尬的笑了两声:“抱歉啊,这是天生的。”laura失落的撅起了嘴,闹起了脾气,任logan怎么拉都不肯走。

  clint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把剪刀,拉着pietro的胳膊让他蹲下,“咔嚓”剪了一撮,递到laura面前:“拿去做装饰也不错?要不要再剪?”

  “old man!你别太过分!”pietro抱怨,把他剪秃了怎么办?

  laura倒知足,拿过头发笑了笑,又说了句他们听不懂的话,欢欢喜喜走了,留下头疼的logan。“她应该说的是谢谢吧,这丫头整头操着口西班牙语,我也听不懂。”logan叹了口气。

  clint诧异的挑挑眉:“你真是她爹?”

  “我三天前才知道我是她爹,该死的基因实验。”logan凶狠的望了2区那个斯斯文文的男人一眼。

  “喜当爹也真够可怜的”clint同情的拍了拍logan的肩膀,上扬的嘴角出卖着他的憋笑。

  logan白了眼前人一眼不再停留,训练去了。

 

 

 

  经过三天的训练后。

  “明天你们就得一个一个评估能力了,这很重要,分越高意味着更多的赞助……”steve一下不停歇讲着注意事项,丝毫没有提起上次接wanda的事情。pietro本就没抱太大希望,不过难免还是会有些伤心。clint却不给面子的直接问:“上次跟你提的事怎么样了?”

  “放心吧,明天你们会在赞助商的位置上找到她,她的身份已经是tony的妹妹了。”steve露出让人愉悦的笑容。

  pietro听完直接站了起来,激动的握住steve的手:“真的吗?谢谢!”

  “谢啦,老兄,你对付你的男友还挺有一套的啊?凭空多个妹妹都愿意。”clint暗自松了口气,内心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我顶多让tony接她到这而已。你们该谢的是vision。”steve顿了顿,“不过你们应该会跟他不对付吧。”

  “为什么?”pietro和clint异口同声。

  “vision可以说是tony造出来的一个人工智能,拥有人类的身体。tony派他去接wanda的时候……他对wanda一见钟情了。”steve准备好听见两人的大叫了。

  “什么?!不行!我姐还小呢!什么意思啊?想怎样啊?还打算养童养媳吗?!”pietro快跳起来了。vision要是在他面前,恐怕已经被掐脖子了。

  “这位姐控,请你冷静一点好吗?”clint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只要wanda喜欢不就好了?当然,她要是不喜欢……”clint冷笑了一下。

  “咳,你们别胡思乱想了,vision招我们的算法才3岁,他不会对wanda做出什么的。”steve试图解围,换来的却是pietro更大的担心:“3岁就早恋?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steve抽了抽嘴角,实在不懂这个脑回路,岔开了话题,开始教导他们怎么在评估中更加获得赞助商的喜爱。

 

 

 

  一天前,12区。

  “请问wanda小姐在吗?”vision敲响了破旧木屋的门。

  “我就是,你是?”wanda从门后探出头,带着防备,瘦削的脸颊表明她这几天过得并不好。

  vision愣了愣,一股奇妙的感觉在心底升起:“我是你弟弟pietro先生安排来接你去都城的人。”

  wanda瞪大了眼睛,显然是不相信:“你究竟是谁?”

  “……你弟弟的导师,认识都城的大人物,他请求我们来帮助你。”vision伸出了手,“别担心,你也没有我们什么好欺骗的不是吗?”他露出温和的微笑。

  wanda思量了一下,决定相信眼前的男人,再这样下去她也只会饿死。她握住了男人的手,很温暖。

  vision感受着掌心里的温度,望着面前的身影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只是想保护她。他在心里作了个决定:说服tony给予她更多的庇护,不单单是给她一笔钱,而是给她一个温暖可靠的避风港。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