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高三更新缓慢】
【墙头数不清,爬得比谁都快】
【盾铁洁癖】
【星星王子小跟班,星勇锤星星卡……什么都吃(类似亲爹阿灭的重口味不星)】
【复联银奶糖专供者,你要拿他和别人比说他不好……我就骂你。银鹰/红银】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蛋哈/福莫
【这里小银】

【拔杯衍生spacedogs】老大,少看点烂俗言情剧

太空狗好吃到爆炸!!!

隐藏拔杯我会乱讲?

标题是我想对奶酒说的(滚

难吃预警

超强ooc预警

















  adam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街上,他不知道该去哪里,但他不想回家。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空荡荡的房子只会提醒他父亲已经过世了。他没法想象以后的生活,自己要怎么面对?如果可以,他宁愿永远一个人沉浸在宇宙中,研究太空。

  路灯昏暗的光照得地面黄澄澄的,露出他孤零零的影子,顺着影子望去,他却发现不远处一个男人正躺在那。

  男人趴在地上,身边还有血迹渗出,他艰难的抬起头,发现了呆站在那的adam。

  “帮帮我,但请别送我去医院。”他的声音微不可闻,adam只能通过唇形大致判断他的话。

  他慢慢走上前,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报警。男人头发凌乱,脸上还有血迹,腰间更是别着把枪。像一头受伤的动物,危险而又迷人。他第一次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情绪,他没法描述,但这种情绪促使他按照男人说的话做。

  反正父亲的床也是空的,他想,弯下腰把男人扶了起来,踏上回家的路。




  nigel喘着粗气,意识涣散,他只知道不能停下,如果被后面的人追上,自己就死定了。

  他不知道跑了多久,腹部的伤口叫嚣着疼痛,眼前的道路也歪歪扭扭,身后的脚步声似乎消失了。精神放松下来,一阵眩晕就袭来,他不得不跪倒在地,想强撑着站起来找个落脚点却无力,直接整个人倒在了地面上。

  前方有脚步声,这个信念让他抬起了头,他用仅存的力气发出求救。

  男人缓缓走了上来,一头黑色软毛,脸颊上有一点点胡茬,不知是他的伤口还是灯光的原因,男人的眼睛在他眼里是异色,很亮,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为这双眼睛增添了可爱。

  他不知道男人叫什么名字,但他打算叫他angel。

  angel把他扶了起来,带着他走了,他不知道要去哪里,身体却很放心的靠在了对方身上。





  adam带着陌生男人回了家,检查了对方的伤口,血已经有凝固的趋势。他拿出医药箱却不知该怎么做,他想起自己受伤时父亲总会小心翼翼的用酒精棉为他处理干净然后包扎。可父亲已经不在了,而他也从没面对过这么大的伤口,那是刀划出来的,很深。

  他无奈只能上网谷歌,他一直觉得网络是现代技术最应该引以为傲的发明。在网络上,他无需与人面对面交流就可以获取许多知识。

  他把伤口的状况输入搜索栏,找到的应对措施全都是送医院急救,伤口太深需要缝针。他头疼的看着男人,耳边是对方“不去医院”的话语。最后,他只能先帮男人止了血,粗略包扎一下。


  似乎是逃跑消耗了nigel太多精力,他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adam也上班去了。他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裸着上身,伤口已经被包扎,心情大好。侧头一看,还好手机还在,打电话通知手下来接他治疗伤口。趁着间隙,他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子,不算太大,足够两个人居住,装修风格简洁大方。

  他隔壁的房间应该就是angel的,他在那里发现了一套航空服。挺可爱的,他想。

  nigel没有乱动任何东西,参观完房子就开始享受adam在客厅餐桌上留下的午餐,还有张卡片:家里只有这个,希望你爱吃。还有你的伤口需要缝针,你又不肯去医院,打算怎么办?

午餐结束10分钟后。

  “老大……”

  nigel挥了挥手,打断手下的道歉:“别废话,找家黑医院治疗我的伤口,我要在这里继续修养。”

  手下惶恐的点点头,很奇怪于自己老大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adam搂着自己的箱子抿紧了嘴唇,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顾客们难道不会想要功能更多更好的娃娃吗?这不是他第一次被开除了,只不过这是第一次没有人再帮他找工作了。

  他用钥匙旋开门锁,一直坐在门厅里傻等的nigel着实吓了他一跳。

  “你醒了?”他笨拙的走进屋里差点连门都忘了关。

  “是的,谢谢你,angel。”nigal单手撑头,又一次细细打量起adam,昨晚他脑子不清醒,现在再一观察,他决定了,不得到这个angel他不会走的。

  “什么?”adam疑惑的问,“angel?”

  “啊,我是说,你叫什么名字?”nigal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下,正常男人应该都不会喜欢别的男人叫他angel。

  “adam。”adam僵硬的站在那,他实在不擅长交流。

  nigal走上前伸出手:“nigal。”

  adam看着地面,避开面前人炽热的眼神,使劲揪了下衣角,把自己的手放入了nigal掌心。

  “啊,对了……”adam突然想起对方为未处理好的伤口,下意识抬起头,直接撞进了nigal的目光,“你的伤口……”

  “放心吧,你去上班的时候我偷偷溜出去处理过了。”

  上班……adam苦笑了一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上班了。

  nigal捉摸不透面前人的表情,有点不安:“但是,我没有可以住的地方,你……能不能收留我一段时间?”他心里直打鼓,就怕adam看他已经没事了就拒绝。

  “我今天被开除了。”adam没拒绝,也没答应。

  nigal一愣,脱口而出:“我有钱!”说完他就后悔了,他必须立刻,马上动用自己毕生能力来圆出一个虚假的故事。

  “呃……我现在得躲一段时间,但我的钱包还在我身上。”他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得躲一段时间?这算什么狗屁理由?

  adam悄悄瞥了一眼nigal,对方因为激动又向前走了几步,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他能闻到对方身上浓重的烟味。昨晚的异样情绪又在他心底蔓延,控制他点了头。

  nigal就这么在adam家住了下来,两个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接触越来越多,他也越来越觉得奇怪:adam每天的伙食都一样,不会做饭的他一开始还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一个星期后,他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吃通心粉了。他联系了街对面的一家餐馆,天天送三餐——这是他好说歹说adam才同意的。

  adam不到没衣服穿的时刻是不会去洗衣服的,而且,怎么说呢,他几乎不与左邻右舍交流,尽管他告诉nigal他在这已经住了很久很久了。

  adam喜欢太空,nigal无意中一句好奇的提问他能说上一个小时,也只有这种时候他不会吝啬于语言,也只有说起他感兴趣的知识来他不会紧张。

  nigal还发现,adam不喜欢烟味,但他不会提出来,只是憋着,所以他痛心疾首的开始戒烟——在他发现adam也喜欢时不时偷瞄他的时候。(说是戒烟也只是不在adam面前抽,每次都溜出去抽个够再回来)

  当这些事情在他心里越积越多,多到他想抱着adam逼着他看向自己的眼睛把隐瞒的事实说出来时,终于在又一个他盯着adam看的夜晚,他知道自己的angel为什么奇怪了。

  “nigal,出来。”在adam把他赶进房间霸占了一整天客厅以后,他被叫出来了。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星空倒映在墙壁和天花板上。

  “你上次不是说想多了解太空吗?因为它看起来一直这样,所以人们总认为它是静止的……”adam滔滔不绝的介绍太空,他却一句也听不进去。那只是他的一句客套话,他个高中就辍学的家伙对这种东西可没兴趣。

  但他对adam有兴趣,对adam讲起太空自信帅气的样子有兴趣,对那张一开一合的嘴唇有兴趣。

  他觉得现在自己要是不吻上那张嘴就太对不起自己黑帮大佬的身份了。他抓着adam的胳膊往前一拉,两唇相碰。

  他没有停留多久,怕吓到adam了,要知道,他连自己angel的性取向都还得打个问号。

  adam眨巴着眼睛看向了他。

  他以为adam会给他一巴掌,没想到,他又得到了一个吻。这一举动无疑是给了他通行证,他开始不安分,把舌头伸进了adam的口腔,还来回抚摸着对方的腰肢。

  adam却及时退了出来,单纯的表情也让nigal下不了手了。

  “你很激动吗?”

  “什么?”

  “我是说,你感觉性兴奋吗?”

  这是什么新型性暗示吗?nigal懵逼了。

  “我……我患有艾斯伯格综合征,无法理解别人的感受。”adam摆弄着手指,“我刚刚感受到性兴奋,所以想问问你是否有同样的感受。”

  这就是性暗示吧?nigal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你明白吗?”adam期盼的看向他。

  “大概明白?”他突然想到要是他大哥应该很能理解,自己大嫂貌似也是个社恐呢。

  adam略有失望,垂下了眼。

  “但是,我也感受到性兴奋了。”nigal焦急等待下一步的发展,没准今晚就能成。

  “那……以后你能时刻告诉我你的情绪吗?”

  ok,nigal的梦幻粉色泡泡灭了。

  “……当然。”

  “谢谢。”adam微红着脸,又啄了啄nigal的脸颊。





  nigal在adam家待了2个月,既养好了伤又抱得angel归。他说服adam搬来和他一起住——这样他才能更好的帮助adam找工作。

  他找了个时间把艾斯伯格综合征弄了个清清楚楚,他就连走私的时候都没学这个用心。说实在的,他一点儿也不建议,adam糟糕的交谈技巧正好可以赶走一大帮觊觎他的angel的挫比。

  上帝也想不到,他一个没上过多少学的黑帮大佬正每天帮自己的恋人准备面试,他的恋人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觉得自己就像烂俗言情剧的男主,隐瞒身份爱上平凡女主。

  而他也对adam用上了所有烂俗言情剧的套路:摸头,壁咚,床咚,但每次被对方学术探究般的表情问有什么感受时真是太挫败了。

  nigal最喜欢抱着adam,什么都不干,或者什么都干。adam抱起来很软,毛茸茸的一个,他对那头黑色毛发总是爱不释手。




  “宝贝儿,我们明天去看电影怎么样?”nigal躺在床上搂着adam,亲了亲对方的额头。

  “后天就要面试了,我想好好准备准备。”adam专心的看着恋人为自己准备的面试台词,在nigal怀里蹭了蹭。

  “看电影花不了多少时间的。”他不想再再再心软了,每次adam一撒娇,他都只有投降的份。

  “那你现在再陪我练一次。”

  “好吧好吧,我的angel。”adam一开始纠结过angel这个称呼,不过随着后来的“宝贝儿”“蜜糖”“亲亲”,这变成了最正常的一个。





  nigal对爱情电影从来不感兴趣,但他觉得谈恋爱嘛,就应该浪漫一下咯。但是他失算了,他忘了他身边的是个理工科宅男,不解风情到极点。

  adam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眼皮却在打架,nigal直接连屏幕都不看,就盯着自己的恋人。

  他反思了一下,下次还是床上约会吧,符合他的风格还能享受美妙的爱情。

  电影还没结束,adam的头已经支持不住靠在了他的肩膀,他突然觉得这次约会还挺成功的。

  如果没有那帮狗娘养的来捣乱的话。

  nigal太得意忘形了,他是个混黑的,还没一家独大呢,外面多少人眼红想顶替他。他本以为他把adam藏的很好,却只是他以为。

  还好袭击的人不算太多,警察来的不算太晚,他们逃过一劫,但adan的手臂还是受了伤。

  “我还能参加明天的面试吗?”adam似乎并不在意袭击他的人是谁,为什么要袭击他。

  nigal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angel不擅长运动,也没接触过那些肮脏的东西,他现在是把angel藏起来,还是直接了断关系来的安全?他觉得自己现在更像烂俗言情剧的男主了,为了你好跟你分开。

  “那我们应该躲起来吗?”adam看恋人不说话,以为是拒绝的意思,失望的牵住nigal的手,问。

  “我们还是暂时分开两天吧?”nigal想,至少等他把那些混蛋们全做干净了,再接自己的angel回家。

  adam睁大了眼睛,不明白:“为什么?你不喜欢我了?”

  “你受伤了。”nigal避而不答,他不想再多看一眼adam了,不然他肯定舍不得,他在自己后悔前跑了,跟个人渣似的。

  他跑进夜店找到了darko,他要马上解决那些妨碍他的家伙。当天晚上,他跟darko干了票大的,让他想起当初刚刚进入社会的时候。初生牛犊不怕虎,那时候只要他还没死,他就能重新站起来直到把对方打趴下。

  他带着满身的血和身后一帮小弟回了家,就看见抱膝坐在门口台阶上的adam。

  他不知所措,该怎么解释身上的血?

  “你怎么才回来?”adam皱着眉,一脸委屈,大眼睛望向他。

  nigal心都要化了:“我……”

  “你不是要对我撒谎吧?”adam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觉得我是干什么的?”他知道他的angel最讨厌谎言,所以以前他从来不费心对自己的身份说谎,只是不提,反正adam也从来不问。

  “黑帮大佬。”adam脸上写着: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呃……嗯……我……”nigal觉得自己是个傻子。

  “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我没……我说的是分开两天,等我解决完混蛋们我就来找你……”nigal怀疑自己可能得了艾斯伯格综合征,话都讲不清楚。

  “你没说后半句。”adam有点生气,“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分开两天?你之前说过这辈子只喜欢我的,我也还喜欢你,那我们为什么要分开两天?”

  “我错了,angel,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nigal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什么狗屁烂俗言情剧,自己有什么好怂的?

  “你为什么错了?”在旁人眼里adam就是不依不饶,不过他是真不明白。

  nigal生平第一次想打电话给他的大哥求助。

  “你明天还有面试,早点睡?”他试图扯开话题

  adam心想,反正他们也算复合了无所谓了,指了指nigal身后的小弟:“那他们是谁?”

  一群小弟恨不得把头缩进去,万一多看大嫂一眼被老大盯上可没好果子吃。

  nigal却搂过adam(忘了自己身上的血,被嫌弃的抽了抽鼻子):“都抬起头来,看好了,这是你们老大的老大。”

  小弟们抬起头,听话的点点头。

  “以后都听他的明白吗?我也得听他的。”

  小弟们又听话的点点头。

  面对nigal邀功的表情,adam扯起嘴角勉强笑了下:“我要去洗澡睡觉了。”

  这就是个性暗示吧,nigal挥了挥手让小弟们散了,另一只手捏了下adam的屁股——没有被拒绝。

end
彩蛋:
“你弟把我弟拐走了。”will想掐死面前眯眼笑的混蛋,那可是他最宝贝的弟弟,就这么被个黑帮的混蛋骗走了,那个混蛋还姓lecter。

“will,那不叫拐走,他们是互相吸引,就像你和我。”hannibal喜欢看will生气的样子,“而且我觉得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们可以当个伴郎和伴娘。”

will翻了个白眼,他知道对面的人在打什么主意,他永远、永远、永远不会再穿一次婚纱的。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