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高三更新缓慢】
【墙头数不清,爬得比谁都快】
【盾铁洁癖】
【星星王子小跟班,星勇锤星星卡……什么都吃(类似亲爹阿灭的重口味不星)】
【复联银奶糖专供者,你要拿他和别人比说他不好……我就骂你。银鹰/红银】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蛋哈/福莫
【这里小银】

【银鹰】听说人死后会变成幽灵

含微量盾铁,幻红,锤基

不知道怎么写其他预警了,so,慎入














  clint再一次从即将倒塌的大楼下救出一群民众。

  “谢谢。”其中一位女孩握住了clint的手。

  “不客气。”clint握着弓想再去支援战场却被女孩拉住了,他诧异的看向脸上脏兮兮眼睛却很有神一点也没被吓到的女孩。

  “你会得到回报的,我没办法帮你太多……”女孩顿了顿,“你会得到你最思念的人的消息的,但是千万记住,不能回答他,不然就没有用了!”

  clint直觉面前的不是简单人,还想细细问清楚,不远处却又是一栋建筑塌陷,等他援救回来女孩早就不见了。

  大战毫无疑问的又一次以复仇者的胜利结束,clint却没了平时的轻松,满脑子都是“会得到最思念的人的消息”这句话。他最思念的人……怎么看都只有那个臭小子吧。

  他躺在床上脑海里又回忆起了索科维亚这个险些被毁掉的地方,那个挡在自己和孩子面前的小子。

  “唔……old man又想什么呢……”pietro的声音就这么突然在他耳边蹦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吓的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转头望了望四周却一个人都没有:“铁罐?这个恶作剧很幼稚?”

  “嗯?你听得见我?”

  clint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声音太近了,像是自己被人环抱住而那人正对他咬耳朵。他突然想起女孩对他说的话,这绝对是pietro的声音没错,tony也还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

  clint得出了一个让自己又害怕又激动的结论——他能听到臭小子的幽灵说话……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幽灵的话。

  “到底听不听见得我啊?”pietro在clint面前挥舞着半透明的手臂。自从他在索科维亚中弹后变成这个状态已经四个月了,一开始还很兴奋,能每天看见自己的姐姐和old man。也不用睡觉吃饭,还能随意穿梭墙壁。但时间一长,孤独就开始变得可怕了,他只能自言自语,他碰触不到其他任何人。clint在深夜喊着他的名字惊醒的时候他也只能轻轻出声安慰(这个安慰更像是给自己的),想给对方一个拥抱手臂也只会穿透对方的身体。

  “听不见我吗……”得不到回应的pietro也只能叹口气,也早该习惯了不是吗?他个幽灵怎么会得到回应呢。

  clint听到对方的话下意识的就想出声,又愣生生的卡住了……那个女孩说了不能回答……




  “clint?”natasha已经倚在门口好久了,也不敢轻易出声,还记得她上次趁着对方发呆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回神,结果这家伙立马红了眼睛,说:“我还以为是那个臭小子……”

  “什么?”clint抬起了头终于注意到了natasha。对方叹了口气:“pietro已经……”

  “我知道。”他打断了natasha,“我很清楚。”

  natasha点了点头,转移了话题:“你还记得吧?明天就是wanda的生日了。”

  “……”他想起来了,就是因为想着要给wanda准备什么生日礼物,接着又联想到臭小子和wanda是双胞胎,在联想到臭小子连生日也没法过,最后就又联想到索科维亚这个地方。

  natasha摇了摇头,她从没见过自己的搭档这副被全世界抛弃的模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开解:“提醒过你了,我的任务完成,先说好,明天不要提起……”她做了个“你懂的”的眼神。

  clint点了点头,不想再说话——他发现pietro越来越话痨了,这家伙已经在他耳边吵了好久了。

  “啊,明天就是姐姐生日了,真可惜没法给她送礼物。其实上次在索科维亚的那件吊带就不错啊,她还嫉妒我送给别的女人了。她要是穿上肯定好看。唉,以后我就得错过她几十个生日了,可恶,还想给她过生日到老的……”

  clint没法回答他会替pietro给wanda过生日的,但他采纳了臭小子的意见,直奔服装店。




  “您好,先生,想送一件衣服给女朋友?”妆容精致的女销售员主动上前。

  “嗯……算是吧?”clint犹豫了一下,“我想买一件吊带款式的。”

  pietro本来对于自己的姐姐成了old man的女朋友这个说法还很不高兴,在听到要买吊带时却激动的绕着clint飘了三圈:“你听得见我?!old man!回答我!”

  “……”clint掏了掏耳朵。

  “你听得见对吧!就是听得见!为什么不回答我!”pietro不满的用透明的手指一次又一次穿透clint的脸颊。

  “那先生想要什么样的款式?”

  “让我想想……”clint挠了挠耳朵,既然不能回答,他也只能这样投机取巧。

  “银色的,带流苏。”pietro悄悄在clint边上耳语,还试图吹了口气。

  clint觉得这辈子学的科学知识全tm颠覆了,就算听得到幽灵的声音难道还能感受到对方哈出的气不成?但他不争气的耳朵红了。

  “先生……?”

  “啊……抱歉……”clint一下子回过神发现售货员探究的眼神整张脸都开始红了,“银色的,带流苏。”

  “好的。”售货员拿出一条裙子,“这款怎么样?”

  clint还没开口,pietro就在他耳边大声嚷嚷:“不好不好,旁边那条,那条更能衬出我姐的曲线。”

  “……旁边那条吧。”

  “先生您真有眼光,这条可是最新品,很多姑娘都来问过却被价格难住。”

  “打包吧,包装的漂亮点。”clint拿出了信用卡。

  “那先生,请问您的女友的尺寸?”

  “……”clint尴尬的不知从何说起,刚想打电话问问natasha然后就听见pietro爆出了自己姐姐的三围。

  clint强行忍住内心的疑问把数字复述了一遍,忽略销售员别有意味的目光,拿着礼盒用他最快的速度跑了,连顺路吃个晚饭的心情都没了。




  “太好了,姐姐看见这条裙子肯定很开心。old man你可得感谢我。”pietro就飘在clint面前,鼻尖都快碰到一起了,这是他变成幽灵后经常喜欢的恶作剧。比如从身后环抱住clint、突然亲亲clint的脸颊、额头抵着额头观察clint的蓝眼睛。可惜他永远没法得到回应,不论是害羞的还是愤怒的,亦或是厌恶的。

  “喂——old man你明明听得见我,到是回答我嘛。”

  (我也想啊,可那个女孩说了我不能。)

  “嗯……是因为那个女孩吗?”pietro回忆起战争中被clint救起的女孩,神神秘秘的,难道她知道自己的存在不成?

  “算了,那就我说你听着吧。”pietro两手托着下巴飘在半空,“我每天这样半透明的进进出出都快无聊死了,那个vision对我姐动手动脚的时候我也没法阻止!”

  “噗嗤。”pietro语气里的恼怒成功把clint逗笑了。

  (wanda跟vision还不错,他们会是幸福的一对的。)

  “对嘛,老年人还得多笑笑才健康。”pietro试图戳了戳clint的笑纹,“你最近老是不开心。”

  (你都不在了我怎么开心的起来……)

  “说起来我可是看见了哦,你在索科维亚的时候……”pietro卖起了关子。

  clint挑了挑眉,表示疑惑。

  “你趁大家都还因为战争心有余悸顾不了他人的时候偷偷亲了亲我的额头。”

  clint莫名紧张了起来,天知道他当时为什么那样做,就是突然想亲了。看着臭小子躺在那里胸腔没有了起伏,他就是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亲亲他,只是额头也好。

  “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哈哈哈。”

  (……可能是有一点吧,一点点,就一点点。)

  “你知道吗,我自从变成幽灵后就无时无刻跟着你,连你洗澡的时候也是。”

  (fuck。)clint脸又红了。

  “old man你今年16岁吗,脸红什么啊,我开玩笑的。”pietro大笑了起来,不过他说谎了,他真的有看过clint洗澡。

  clint翻了个白眼,决定睡觉,跟反派战斗还是很消耗体力的。

  “要睡觉了?好吧好吧,老年人早睡早起身体好。”pietro像往常一样盘腿飘在clint身边,“要不要我给你唱摇篮曲?”

  (滚。)clint关了灯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晚安。”pietro起身给clint送了个晚安吻就开始对着对方的睡颜发呆。这是他最能打发时间的一件事情,看睡梦中的clint皱眉,说梦话,偶尔还会打呼噜。clint经常会在梦中喊他的名字,这让他又高兴又难过,他希望对方能忘掉自己也希望对方永远不要忘掉自己。人总是一种矛盾的生物,就像他自己确确实实喜欢clint,却又希望自己不要喜欢clint。

  幽灵不需要睡眠真是一件既悲惨又有趣的事情,没有了睡眠的夜晚漫长了好几倍,但他可以看到第一缕阳光洒在clint身上,他可以看到clint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样子,他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clint,这很值得。



  pietro又一次的看着太阳缓缓升起,clint这次睡得很踏实,被闹钟叫醒后半睁着眼睛起床洗漱,不想平时早就被噩梦吓出一身冷汗。

  “old man!”pietro对着打哈欠的clint大喊出声。

  clint吓的手里的牙刷都掉了。

  (去你的臭小子,你要是还活着我绝对揍得你双胞胎姐姐都不认识!……你倒是给我活过来啊……幽灵就不能乖乖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吗?)

  “别没精打采的,今天可是我最最最亲爱的姐姐的生日。”

  (也是你的生日。)



  反派们就像约定好的一样,今天没有任何人来捣乱,clint走出房间就发现大家都已经在了。wanda正坐在餐桌旁和vision开心的聊着什么,steve穿着围裙端出了早餐,tony和bruce正讨论着什么听不懂的科学话题,thor正跟sam炫耀他从仙宫带回来的特别礼物。

  整个stark大厦弥漫着温馨的气氛,大家早就在一次次生死之站中把其他人当成了家人。

  作为一个集体的礼物,大家陪着wanda去了游乐园,这是她失去父母前他们对她还未来得及实现的承诺,确切的说,对她和pietro。

  一整天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一个人提到pietro,wanda也是玩的很尽兴,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再回到stark大厦已是傍晚,steve拉着tony就进了厨房鼓捣并拒绝了vision提出的帮助。clint则负责陪着wanda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鉴于他也是那个因为某人会动不动闷闷不乐一天的人。

  “clint,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巧克力口味的冰激凌的?”wanda觉得今天的clint怪怪的,动不动就会发个呆,一个人自顾自的笑起来,还知道她想试试过山车,鬼屋,想吃草莓味的棉花糖和巧克力味的冰激凌。一次两次可以用巧合解释,全中却是怎么也不合理。

  “……我猜的。”clint假笑了两声。

  “old man你撒谎的样子也太假了。”pietro飘在clint头顶吐槽。

  (闭嘴,臭小子。)

  wanda狐疑的看着面前人奇怪的表情,也没在提问,在心里打了个问号。




  “wanda,快看,你的生日蛋糕。”steve和tony脸上东一块面粉西一块面粉,一看就是在厨房经历了一场大战。本来tony想着花钱定制一个三层楼高的蛋糕就是了,steve却拉着他说自己做的蛋糕最有心意,堂堂钢铁侠就这样系了个粉色围裙,迎来大家一番调侃。

  “哇哦,谁能想到stark能给我姐做蛋糕呢。”pietro看着那个爱心形状的蛋糕,上面铺满了乱七八糟的水果,实在不是很雅观。

  “谢谢,这是我第一次在生日这天收到这么棒的蛋糕!”如果是一年前的wanda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情景。

  “切,我上次在索科维亚偷的那个不棒吗?”pietro鼓起了腮帮子,引来了clint的发笑。大家都朝他投来疑惑的目光。

  “咳……”clint连忙收敛了笑容,“我是说,这个蛋糕做的很棒。”

  vision不知从哪拿出了五颜六色的蜡烛:“听说人类生日都有习俗,要点蜡烛许愿。”

  wanda对着他甜美一笑:“谢谢。”接着她又转向了大家,深吸了口气,“谢谢大家,我知道,大家为了今天准备了很久,为了能让我有一个开心的生日。我本来应该没有其他什么要求了,但是我真的想请大家帮个忙……”

  众人没再说话,眼神鼓励她继续说下去,气氛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wanda鼻子一酸,红了眼眶:“今天也是pietro的生日,我想请大家也给他一句生日快乐。”

  “……”

  “我这个姐姐啊,真是的……”pietro飘到wanda身后“抱”住了她,“你生日过得好我就开心了,老提起我干什么……”

  “pietro,生日快乐。”vision最先开了口,看着wanda,更像是看着wanda的身后,让pietro吓了一跳,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natasha轻轻拍了拍wanda的肩:“pietro,生日快乐。”

  tony和steve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pietro,生日快乐。”

  “pietro,生日快乐。”bruce抿了抿唇,他之前因为变成hulk连少年的死讯都不知道。

  thor和sam也分别道出了自己的祝福,只剩下一直僵坐在那里的clint。

  “臭小子……生日快乐。”clint几近哽咽。

  “谢谢……谢谢大家……”wanda一直停留在眼眶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我亲爱的弟弟,生日快乐,希望你过得很好。”她用手随便擦了擦眼泪,吹灭了蜡烛。

  “只要你过得很好我就也过得很好了,我亲爱的姐姐。”pietro本以为自己早就接受了他将永远是一个幽灵的事实,可是他现在发现,他舍不得,他还想好好过完一辈子。

  “吾友们,快把你们的礼物拿出来吧!”thor也难得懂事的在合适时机转移了话题。




  “这是……”wanda瞪大了眼睛看着手里clint送她的裙子。

  “不喜欢?”clint又开始紧张起来,要是他告诉其他人他能听到幽灵讲话的话,他会不会被送进精神病院或者tony和bruce的研究室进行实验?

  wanda摇了摇头:“不,很喜欢,谢谢。”

  “哈,看吧,我挑的礼物我姐怎么会不喜欢。”pietro身后要是有尾巴肯定已经翘到天上去了。

  (是是是,双胞胎真厉害。)

  其他人也分别拿出自己的礼物,然后分享了甜腻腻的蛋糕,再就是各自回了房间,顺带一提,vision和wanda朝一个房间走去了,pietro为此唠唠叨叨好大一段话,不过clint听得出他语气里的笑意。





  这是clint又一个睡得很踏实的夜晚,可以睡懒觉的周末也总是更美好,如果没有一大早的电话的话。

  “是、是barton先生吗?”

  “嗯。”clint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如果对方不是个甜美的女声他可能已经骂出来了。

  “是这样的,我是上次那个被你救下的神盾局特工,我、我想问问你今天有没有空,我或许可以请你吃个饭。”

  “嗯?你是那个姑娘?我以为我已经告诉你不用感谢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想谢谢你……或许我们可以来一个短暂的约会……”女孩的声音越来越轻。

  clint揉了揉眉心,他实在没什么心思开展一段恋情:“抱歉,你也知道,超级英雄都很忙的对吧?”

  “是的……很抱歉打扰你了!”女孩挂断了电话,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失望。

  “old man,人家可是整整第十次约你了,你就这么不开窍?”

  (你希望我开窍吗?)

  “那个女孩长得还挺漂亮的,你不吃亏。”pietro体内的矛盾又开始发作了。

  (她吃亏。)

  “一段恋情多好啊,可以让你开始新生活。”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不需要新的。)

  clint不想再听pietro的废话,起了床就走进了大厅拿了捅小甜饼开始了大早上趴在电视前的单身复联成员生活。大厅里只有他一个人,也不奇怪,这年头,有另一半的都出去约会了,没有另一半的bruce沉迷科学研究,只剩下单身的鹰眼侠无欲无求。

  “old man,你这样宅在家不行啊,外面的世界等着你呢。”

  (没兴趣。)

  “说实话,old man,你还是忘了我更好吧?”pietro一整晚想了很多很多,姐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old man也应该,不能再沉浸在对他的死亡的愧疚中。

  “我的死不怪你。”

  (可我宁愿我死了也想你活着。)

  “找个喜欢的女孩结婚生子多好啊。”

  (一点儿也不好。)

  “不过我得告诉你个秘密。”pietro又飘到了clint面前,额头抵着额头,看着对方带着悲伤的蓝色眸子,他必须得逼clint回答他。

  “我喜欢你。”

  clint呼吸都快停滞了。

  “确切的说,我爱你。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给你挡子弹了吧?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怎么会不记得。)

  “我看到你警惕的站在那,第一反应就是逗逗你,你躺倒在雪地上的样子可有趣了。”pietro回忆起那时,他就是有意的,不去攻击美国队长,黑寡妇或是其他复仇者,偏偏找上了鹰眼。

  “你也不知道你站在那的时候臀线有多辣!还有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你可是除了姐姐外第一个让我吃瘪的家伙。”

  (臭小子你就是欠教训。)

  “在索科维亚通知民众离开的时候我还在想,要是战争胜利了,我就加入复仇者开始追你,虽然不知道你的意思……”

  (你要是还在的话说不定就成功了。)

  “我爱你,old man。”

  (……我……也爱你。)

  “你回答我好吗?我不在乎你还听不听得见我的声音,我想要一个回答。”

  (不,我想听见你的声音,还想看见你的样子,碰你的脸颊,亲吻你的嘴唇。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不生你的气吧,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活下去?)

  “不管拒绝还是接受,拜托了,给我一个回答。”pietro不死心,如果clint不爱他,他也可以在没有人感觉得到的世界等待对方的新生活,如果clint爱他,他就更希望自己能被遗忘了,他只想他的old man过得幸福。

  (我也很想回答你,但我不能,别逼我了。)

  “求你了,old man……”忘了我吧,不管你爱不爱我。

  (……)

  “old man,我爱你。”

  (臭小子,我也爱你。)clint颤抖着手,他已经开始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clint,我爱你。”pietro知道自己快成功了。

  (pietro,我也爱你。)clint死死咬紧了牙关才能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Clinton Barton,我爱你。”这大概是最后一次clint能听到的pietro的声音。

  “Pietro Maximoff,我也爱你!该死的,我也爱你!满意了吗?啊?我爱你!可是你为什么tmd不能陪在我身边!?”clint忍无可忍大喊了出来,可是他已经听不到pietro的回应了,大厅里寂静的可怕,除了他的抽泣声什么也没有,好像之前的一切是他的幻想一样。


end

我这么善良肯定舍不得be不是?(当然舍得)

觉得吞刀子很爽的可以不用往下看(我觉得虽然很痛但还是很爽的,反正下面是强行圆的)


  wanda和vision并没有趁热打铁的出去约会,而是选择了默默留在房间里看着friday传来的大厅监控,连带着被wanda请求来帮忙的stephen。

  wanda看着大厅里留着眼泪的clint惊讶的合不拢嘴:“doctor,你感觉到了什么对吗?”

  “你是他的双胞胎,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

  “maximoff先生的尸体还保存的很好,正在stark先生的实验室里,doctor有兴趣看看吗?”vision轻轻拉住女友的手,示意她冷静一点。

  “或许,我们三个地球上最强大的法师真能救他的命?”

  “我们应该带上thor,神的力量总是无法匹敌的。”vision提议。

  其他两人点了点头,三个人走出了房间,看着脸上还有泪痕的clint。

  “clint,他会回来的。”wanda上前抱住了自己未来的弟媳。

  “真的吗?等一下……你们知道了?”clint激动的看向vision和stephen。

  “魔法的气息。”stephen挑了挑眉。

  “宝石给了我提示。”vision点了点头。



  两天后。

  pietro毫无活人气息的身体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三个魔法师围在旁边——wanda,stephen,loki。没错,改邪归正的邪神被哥哥哄骗来施展魔法。

  有时候科学总是无法解释一些事情,像是魔法,像是幽灵,像是clint为什么爱上pietro。

  但科学证明pietro身体里的心脏又一次跳动起来了,他再一次的睁开了眼睛。

  “old man,我爱你。”pietro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臭小子,我也爱你。”clint没给其他人调侃的机会,像他之前想的那样,摸上了pietro的脸颊,亲吻了他的嘴唇。



真·end

不要问那个魔法女孩是谁,当然是我

我就想写一下肥啾能听见幽灵声音却不能回答这种梗


评论 ( 5 )
热度 ( 114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