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高三更新缓慢】
【墙头数不清,爬得比谁都快】
【盾铁洁癖】
【星星王子小跟班,星勇锤星星卡……什么都吃(类似亲爹阿灭的重口味不星)】
【复联银奶糖专供者,你要拿他和别人比说他不好……我就骂你。银鹰/红银】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蛋哈/福莫
【这里小银】

【银鹰】怪谈

本来想当段子写的,结果写长了
大概是中国古代妖怪au
原梗 @jarny
ooc预警



















  “永生算得上是这世上最美妙又最痛苦的事了。”克林特坐在一个较为粗壮的树枝上感叹,双脚一晃一晃嘴里还叼着片树叶,俯视着下面的一群妖怪,“你们就那么闲?”

  “我今天可是提前完成了修行,就想听您讲故事呢!”一个小妖怪皱着脸不满的晃晃短短的兔尾巴,修行不足的他还无法掩盖原来是只兔子的事实。

  “是啊,是啊,我们想听您的故事,人类世界可有趣了!”

  “爹娘都不准我去人类世界瞧瞧,只有您愿意告诉我们人类有趣的经历!”

  “而且您活了那么久,学识渊博!”

  “讲故事的时候又生动,我都好像能看到当时的情景!”

  “行了,行了。”克林特摆摆手,示意妖怪们停下七嘴八舌,“你们也就嘴甜。说好了一天一个怪谈的,不能再多了。”

  “可您今天说的是上次的后续,不算一整个。”猫妖动了动尖耳朵。

  克林特瞪了一眼投机取巧的小家伙:“就你机灵。”

  “您就讲讲吧~”一群未成年的小妖怪撒起娇来。

  “好了。”克林特摇了摇头,“拿你们没办法。”

  他吐掉了嘴里的树叶,清了清嗓子:“那今天就讲一个蠢妖怪谈恋爱的故事吧。

  我也不记得是几百年前了,或许已经上千年了。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一只白狼刚修炼成精,迫不及待的就加入了人类世界。他从前辈那里汲取教训,他的家族势力庞大,为他成人做了最好的准备。他幻化成人以后再加上家族特制的玉佩,就算是道行深远的老妖怪也无法辨别出他的真面目,更别提人类了。

  他不断游行于不同的地方,他曾在最热闹的集市中穿梭,也曾隐居与山中的小村庄。他拥有无数的朋友,妖怪或是人类,他全不在意。长时间的人类生活让他积累了无数财富,也让他快真的以为自己是人类了,如果没有漫长的生命提醒他。

  但他始终有个遗憾,在人世间的几百年,他从未真正爱上过一个人,他也尝试在妖怪间寻找自己的中意人,也全是徒劳。直到他在森林的入口处捡到了一个‘人’。

  他把那个人抱回自己的府邸,给对方治疗伤口,照料对方的起居。他甚至还没和那人说上一句话,他就发觉自己爱上他了。他也说不上为什么,没准是对方躺在泥土中需要保护的样子戳中了他的心脏,也可能是对方昏迷时吐露的梦话显得神秘又引人探究,又可能只是对方姣好的身材和容貌迷了他的心窍。

  那个人昏睡了三天后醒来,他说他叫‘鹰’,他说这不是他的真名,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字是鹰。傻乎乎的白狼相信了,没有追究对方的身世,露出灿烂的笑容对鹰说:‘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先住在我这,我替你找回记忆。’

  鹰点了点头,没说话。

  从此,白狼闲着没事再也不上街逍遥喝小酒了,他只会鹰长鹰短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跟在鹰屁股后头。

  鹰实在烦了就问:‘这就是你帮我找回记忆的办法?’

  白狼眨了眨眼睛,无辜的说道:‘不是啊,我看你整天板着张脸就想逗你开心开心。你笑起来可好看了。’

  ‘……有病。’鹰脸上的温度上升了。

  白狼丝毫不建议自己被骂,笑嘻嘻的勾住了鹰的肩膀:‘你什么时候想出去玩玩?’

  鹰摇了摇头,一开始他还以伤口的原因推卸出门,现在索性直接拒绝,他不知道自己能躲多久,但能躲多久就躲多久,他还没有足够强大。

  白狼在心里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只能每天让人从街上采购一大堆有趣的玩意陪鹰宅在府邸里。要知道,不能让他出去活动腿脚实在是件很难受的事。同时,每天陪在鹰身边又是件让他很高兴的事。他甚至暗地里联络他那庞大的家族,询问如何让人类也得到永恒的生命。

  当得到否定的答案时,他将那张信纸揉成一团,第一次在遇到鹰之后的日子里露出难过伤心的样子,也第一次没有再缠着鹰。

  没了‘尾巴’的鹰有点不习惯。

  于是他第一次主动敲了白狼房间的门。看到一双狗狗眼的那一刻,他心软了,他主动提出要和白狼出门。
  白狼惊喜的快露出乱摆的尾巴了,他拉着鹰从东集市跑到西集市。

  鹰无奈的跟着他到处乱跑,脸上戴着面罩,祈祷着那些家伙别发现他。但又很快被白狼的情绪传染,第一次细细体会起人类世界的有趣来。

  嗯,相信听到这里,聪明的你们肯定知道鹰也是个妖怪了。不过白狼显然智商不足,所以哪怕是鹰的敌人们找上门的那天,他都还没意识到鹰也是妖怪。

  鹰的敌人理所当然的是妖怪中臭名昭著的蛇族,他与蛇族搏斗后受伤被白狼所救。他知道蛇族一定不死心,会偷偷搜寻他,所以他假装失忆又闭门不出。可惜那唯一一次的外出还是成了破绽。

  蛇族就那么召集了大批人马突袭了白狼的府邸。

  白狼立刻就感受到了他们妖怪的气息,也看出来他们是奔着鹰来的。他却认为鹰只是无意中惹到了妖怪,毕竟蛇族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他们的手下是无数人类和妖怪的鲜血。

  白狼拉着鹰来到当初建府邸时留下的密道,把怀里的财宝塞给他:‘你快走吧,从这里出去不久就能出城了,这些足够你找个地方安定了。我去拖住他们。’

  ‘你回来,他们是妖怪啊!’鹰一下急了,他当然不知道白狼是妖怪。

  ‘我知道。’白狼变回了原来的形态,光滑的皮毛看起来十分柔顺,‘我也是妖怪。’白狼呲了呲嘴,露出锋利的獠牙。趁着鹰还发愣的时候,他把鹰推出了门外,关上了门。

  鹰回过神来已经晚了,他用力拍打着门只是徒劳,他可以听见门内传来的打斗声,武器刺入血肉的声音,蛇族刺耳的叫声和身体倒地的声音。

  他想冲进去与白狼一起面对,可府邸的四周早被蛇族包围,他上去也是送死。他抱着怀里的包袱,发现最上面正是白狼随身携带的玉佩。他颤抖着拿起玉佩,亲吻了一下,最后看了那扇禁闭的门一眼,转身用最快的速度跑了。

  一个月后,他才又回到府邸侦查,不出意料的,昔日辉煌的府邸早已破败,内里除了大片的血迹其他什么都没有了。那扇密道的门上有遗留的血迹,门上还有一个洞,看得出来是白狼拼死抵着那扇门,还和门一起被捅穿了。”克林特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

  底下一些年龄偏小的妖怪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了:“白、白狼真的死了吗……呜呜……”

  “白狼活得好好的。”一个身材高大的银发妖怪突然从后面的灌木丛中走出来,怀里有几个果子,递了块手帕给眼泪止不住的小妖怪,“他的家人及时救下了他,还伪造了他死亡的假象。”

  “真、真的吗?”小妖怪抽了抽鼻子。

  “真的,白狼的家人把蛇族几乎猎杀了个干净。白狼的爹娘和姐姐臭骂了他一顿,还告诉他鹰是个妖怪,他们都已经查清鹰的身份了。白狼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快跳起来了,顾不得身上的伤口就想去找鹰。

  白狼的姐姐翻了个白眼,点了点弟弟的额头,让他养好伤,但他实在等不及了。

  在家人的帮助下,他立刻知道了鹰现今的住处,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在门口徘徊了半个时辰,反复练习自己的笑容。结果鹰突然开门……”

  “结果鹰开门突然看见了白狼,吓得快昏过去了,有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是幻觉了。”克里特从树枝上跳下来,走向皮特罗,拿走他怀里的一个果子咬了一大口,“不过那天白狼的笑容就像现在这个傻乎乎的笑容一样。”他指了指皮特罗的脸。

  “然后呢然后呢?”小妖怪们迫不及待的问。

  “然后?”克里特伸了个懒腰,“他们就在一起了呗。”

  “那他们成亲了吗?”

  “当然了,他们成亲几百年了,是对老夫老妻了。”皮特罗回答。

  “那他们生孩子没啊?”一个牙都没长齐的小妖怪问。

  “噗嗤。”皮特罗笑出了声,“两个大男人可不能生孩子。再说了,他们二人世界一直挺幸福的。”他搂住克里特的肩膀,亲了亲他的脸颊。

  克里特擦了擦脸上的口水:“饭做完了?”

  “做完了,就等娘子您的大驾。”皮特罗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谁是你娘子。”克里特踢了皮特罗一脚,“开路。”

  “让一让,让一让。”皮特罗牵着克里特的手在小妖怪们中间开出一条道路,“今天的怪谈结束了啊,两个蠢妖怪谈恋爱的故事确实不错,对吧?”

  小妖怪们分分点头,恭恭敬敬的目送两个妖怪离开。

  “明明蠢妖怪只有你一个。”克里特不满的抱怨。
  “你也是,别不承认了,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可红着眼眶呢……”

  两个妖怪斗着嘴穿过一片灌木丛逐渐没了身影。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