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看置顶】
【这里小银】
【高三更新缓慢】

【盾铁】花吐症

花吐症

复联三背景

点梗的小可爱都只说了cp没说具体梗,我就写了这个但不知道我为什么写成了这幅样子预警(好像有五个人留言盾铁的,然后我又懒又不敢艾特……)

ooc预警

 














 

 

  Tony,我很抱歉。

  Tony,如果可以,我会做所有能做的来弥补。

  Tony,多希望今天我也能与你并肩作战。

  Tony,晚上早点休息,别再熬夜了。

  ……

  Tony,你还好吗?

  Steve划过手机上一条条短信,听着电视里传来的钢铁侠失踪的声音,痛苦的闭上了眼,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阵激烈的咳嗽却逼得他不得不睁开眼睛,喉咙深处传来的痛痒使他暂时转移了注意力,捂着嘴接过吐出的所有花瓣,他有些失神的望向那些紫色的花瓣,随手拾起一片在指间摩挲:“无望……的爱吗?”

  他第一次咳嗽发生于居住在瓦坎达的第十天。

  只有离开了以后人才会意识到你曾经有多爱那个地方或那个人。steve在自己的素描本上画下一张又一张的Tony Stark,按照记忆里的一颦一笑,趁着时间还没久到让他遗忘,全都描绘下来。他任由自己的胡子疯长,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与队友的沟通也减少了,整日躲在房间里。他生活里唯一没变的,可能就是那套破旧的,美国队长的制服——stark制造。

  第一次的咳嗽是轻微的,就像平时清嗓子。但这仿佛病毒一样扎根在他体内,不断在他的血管里蔓延。

  十天后,当他吐出一片残缺的花瓣,他才明白。这或许就是对他的惩罚,他离开了纽约,丢掉了stark的盾牌,却讽刺的爱上了stark。

  最先注意到这个秘密的是natasha,她总是第一个发现所有事。

  “无望的爱。”natasha瞥了一眼他意外掉落的一片紫色花瓣。

  Steve呼吸一滞:“什么?”

  “桔梗花。”natasha捡起那片花瓣,“不试着去找他吗?”

  “你怎么…好吧,你是natasha。”steve捋了一把自己已经变成棕色的头发,“他不想见我,如果他想,我会知道的。”他的手在口袋里握了握年代久远的手机。

  “他不想见你,所以你就窝在这里等死?cap?”

  ……

  “cap。”natasha的声音将steve拉回现实,“还要继续等死吗?”

Steve站起身,将手里的花瓣熟练的扔进垃圾桶,拿过挂在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的制服:“我们该回家了。”

 

 

 

 


  谢天谢地,你还活着。steve看着从飞船上走下的tony想。

  “好久不见…cap。”tony几乎要认不出眼前人了,记忆中那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发消失不见,脸上总是干干净净的美国队长也消失不见了。

  “欢迎回来,tony。”steve没有顾及tony的反应,他只知道他得好好抱抱面前的人。他将脸埋在tony的颈窝里,他能闻得到血腥味,些许泥土的气息还有……属于tony的味道。

  Tony Stark从未如现在这样狼狈过。五分钟前,他还坐在飞船里,为“steve也化为灰烬了”这个猜测而颤抖,他害怕他连steve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现在,他更害怕了——他害怕抱着他的男人也会像那个孩子,像那个法师一样离他而去,他失去的太多了,多到忘记他拥有些什么。他抚摸着steve的头发,轻拍对方的脊背,不知道是在安慰谁。

  “果然老冰棍命就是硬哈。”他试图开个玩笑来缓解气氛,但哽咽的声音只是加重了沉默和悲伤的蔓延。在场的每个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挚友或挚爱,他们甚至连报仇都做不到。

  Steve刚想咧嘴配合tony开玩笑,喉咙深处异样的感觉却又传来。他赶紧放开了tony,用手捂住嘴咳嗽了起来。

  “噗哧,老冰棍你不会得花吐症了吧。”tony无心的一句话让steve一下慌乱起来,对natasha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就向远处跑去。

  Natasha摇了摇头,又对着tony点了点头。对方显然没错过掉下的那一小片紫色花瓣。

 

 

 

 

  那可是美国队长,一个吻而已,会得不到吗?还是说……这是个得不到的吻?是佩姬阿姨……不,时间不对。是某个化成灰烬的人吗?还是某个他不敢表明心意的人?

  Tony坐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思考着每一种可能,他想帮助steve,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人了。

  “friday,你说cap会喜欢谁……”

  “boss,需要我综合分析Mr.Rogers的性格行为和前任之后得出结果吗?”

  “……还是算了吧。”tony有点害怕得出结果,“帮我联系nat。”

  “想救cap?”女特工生人勿近的容颜出现在虚拟屏幕上。

  “嗯。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他在去瓦坎达不久后就得了花吐症。”

  “是因为喜欢上了瓦坎达的什么人?”

  “不是。他……”natasha还想再说些什么,tony却一句“我知道了。”关闭了视讯。她“啧”了一声,说实在的,她一点儿也不想管这种破事,当务之急是寻找灭霸的下落,或许宇宙还有一线生机扭转回来。但如果不管,大概美国队长真的会因为花朵窒息而死亡吧。

  思考再三,她还是敲响了steve的房门:“cap。”

  “请进…咳咳咳咳咳…”

  Natasha推开了房门,皱着眉看着steve身前的一堆紫色花瓣,有些已经是接近完整的花朵了。

  “你也知道你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steve看着脚下的花瓣,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但我不想勉强他。”

  “这可以救你的命,不算勉强。”

  “他不爱我。”

  “你不去试试就敢断定?”

  “他不恨我我已经满足了。”

  Natasha受够般的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门,谁能想到在面对灭霸时也毫无畏惧抵抗的美国队长,在感情里却是个没有勇气的胆小鬼呢?或许是因为这段感情是因tony stark而起吧。她回忆起自己这个旁观者眼里的两人并肩作战和争执不下的画面。竟在经过拐角处时发现了另一位当事人,拿着一个垃圾桶的tony。他见到她时眼睛一亮,将手里的垃圾桶递给她:“nat,你看我在客厅的垃圾桶发现了这个蓝色的花瓣,看来我们的cap似乎不是单箭头。啊…cap…”

  Steve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这里,用蔚蓝的眸子复杂的盯着tony:“不可能。”

  Natasha观察了一下那接近完整花朵的蓝色花瓣们:“看来我们这位朋友也时日无多了,我们可以准备准备,同时给两个人办葬礼了。”

  “……”tony和steve同时目瞪口呆的看向语出惊人的natasha,后者却仿佛浑然不觉,冷笑了一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留下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心虚的对视了一眼也散了。

  Tony失望的返回了工作室,带着那个计划失败的产物——垃圾桶。他捡起里面的一片花瓣,放在灯光下打量:“TonyStark,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在害怕什么?”

  “boss,我认为您只是害怕……”

  “friday。”

  “抱歉……但是我觉得您终究要面对。”

  “你知道我讨厌面对失败。”

  “却不讨厌面对死亡吗?”

  “当然讨厌,谁都会讨厌死亡的吧。”tony弯起嘴角笑了,“但我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死亡。”

  此时,Steve正站在工作室的门外,手里握着温热的牛奶,手举了起来却不敢敲在门上。他花了几分钟终于做完心里工作后,落下了手——敲空了。他惊诧的看着自动打开的门。

  “欢迎,Mr.Rogers,您依然拥有最高权限。”

  Tony觉得他好像被自己的AI卖了。

  “我是来给你送牛奶的……咳咳咳咳咳……”steve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咳嗽袭来。

  “boss,据扫描分析,Mr.Rogers的症状已经十分严重了……”

  “fuck。”tony没忍住骂了句脏话,上前扶住steve,“你到底喜欢谁?不就一个吻吗?快说啊……咳咳咳咳咳……”

  Tony突然感觉喉咙里的痛痒已无法抑制,同样激烈咳嗽了起来:“fri…咳咳…day!”

  “boss…抑制喷雾的作用看起来已经失效了。”

  “tony,你…”steve看着身边人口中吐出的蓝色花瓣,分明症状不比自己轻松几分,甚至更严重。

  “boys,可以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吗?互相接个吻很难吗?”同样拥有最高权限的natasha通过监控观察着工作室里的一切。

  Steve鼓起勇气看了一眼不敢看他的tony,伸手扶上了对方的脸颊,慢慢的靠近无时不在诱惑着他的那张嘴唇。

  花吐症的症状让人痛苦,治愈的过程却是奇妙。tony能感受到喉咙里的痛痒消失了,有什么东西在呼之欲出。他一扭头——吐出了一朵完整的蓝玫瑰。

  “得把这做成标本。”他将蓝玫瑰和一旁也被吐出的桔梗花拾起,“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了怎么样,大兵?”

  “我认为这是我们的任务。”steve握住tony的手印上一吻。

 


 

 

  Natasha看着屏幕中黏黏糊糊的两人松了口气:“干的不错,friday。”

  “和您合作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Mrs.Romanoff。”

 

 

End

抑制喷雾是我瞎鸡儿私设的。【好姑娘friday悄咪咪的停止了抑制喷雾】

又是写完就想跑的一篇……【溜了溜了


评论 ( 4 )
热度 ( 127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