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近期Tom Cavanagh/Harrison Wells沉迷】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
【这里小银】

【斗奇】蚊子是咬不出草莓的

小破车

点梗 @Khan霸霸的小跟班  @银冬叶言  @繁袖 (几个小可爱里只有一个说了车这种半具体梗,所以就写车了)(还有个艾特不到OTZ)

无证驾驶,第一次写这种不是人(?)的车,有啥bug就忽略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了这个有点傻屌的标题

ooc预警

 

 

 

 

 

 




 

 

 

  Stephen Strange最近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睡眠越来越差了,每次半夜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的斗篷趴在自己身上,虽说有空调也感觉不出什么。但这几天不同了,他半夜醒来斗篷还是照常趴在自己身上,脖子却异常难受。睡意总是阻止他探明真相,一闭眼又进入了梦乡。

  “fuck。”stephen摸着自己脖子上一颗颗的小红点在镜子前骂出了声——今年夏天蚊子未免也太猖狂了点?

  但是谁家蚊子只咬脖子的?这么想着,他把头转向了衣角扒着卫生间门口偷偷看着他的斗篷。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斗篷连忙缩了回去,却被他叫住:“等等……晚上趴我身上的时候记得把脖子也捂上。”

  斗篷悬浮在半空愣了会儿才上下摆动了几下衣领。

  

  ***


   圣殿。

  Stephen老觉得wong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到底怎么了?”在wong第99次用奇怪的眼神悄悄瞥了他一眼以后他忍不住了。

  “没什么,看你夜生活挺丰富。”wong说这话的时候不知为何他背后的斗篷抖了抖。

  “什么?”

  Wong指了指他的脖子。

  “……”不得不说,他才反应过来,这些印记,比起蚊子咬的反倒更像……谁给他种了一晚上的草莓,“这是蚊子咬的。”

  “哦——”wong假装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她脾气挺火爆啊?”

  Stephen开始后悔请这个胖子吃三明治了。

  去他的“她”。他也不知道有多久对女人提不起兴致了,他只知道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掰弯了——如果他的斗篷算雄性的话。

  至尊法师爱上自己的魔法斗篷,妥妥的魔法世界大事件。

  虽然stephen内心是拒绝的,但你知道,当别人在你脑内播下一个想法的种子后,它就会疯长,知道你接受并实施这个想法——他决定今晚装睡看看是什么情况。

 

  ***

 

  Stephen在躺上床之前悄悄喝了一整杯黑咖啡,接着开始耐心的等待巨型蚊子的出现。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到了斗篷趴在自己的身上,还用衣领摸了几下自己的脸。他强忍着不露出破绽继续装睡,就在他觉得自己再也顶不住要睡过去的时候,脖子处传来了湿漉漉的感觉,他不用睁眼都能百分百确定,有人用舌头在他脖子上种草莓。

  他猛的睁开眼睛,抓住身上人的胳膊。他有点后悔没带悬戒了——对方竟然穿着和他平时以至尊法师身份出现时一模一样的衣服。

  “你是谁?”stephen举起拳头以示威胁。

  “呃…hi,stephen,是我啊?”男人“砰”的一下变回了斗篷。

  Stephen眼睁睁看着自己手里的胳膊变成了斗篷的衣角。

  信息量好大,他有点说不出话。

  斗篷用衣领试探着摸了摸他的脸浮在空中等着他的反应。他看着眼前的斗篷愣是脑补到了对方眼睛一眨一眨,犯错小狗模样的脸。

  “艹。”他不爽的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甩走,对斗篷说,“你变回来,我有问题问你。”

  又是“砰”的一下,斗篷变成了人形,主动开始认错:“对不起……我本来只是想趴在你身上睡觉的。后来……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我就忍不住想变成人形尝一下……stephen,你皮肤好滑……我……”

  这算性骚扰了吧。stephen恼怒里带着点羞涩。毕竟你暗恋对象也暗恋你这种事情在现实世界里还是很少发生的。

  但他表面还是维持着严肃的表情:“你衣服怎么回事?”

  “这个啊,我可以随意变换的。”斗篷打了个响指,身上的衣服换成了跟他一样的睡衣,“我想跟你穿情侣装嘛。”

  “……所以你每晚趴在我身上给我……是吧。”他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又有点开心。

  “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斗篷摆出了委屈脸,低下头。

  “你…咳,是不是喜欢我?”斗篷一听这话,冲上前抓住他的胳膊,把自己的脸凑到他面前:“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他盯着近在咫尺的脸耳朵红了:“有、有很明显吗?”

  斗篷歪嘴略一思考,捧住他的脸,对准嘴唇就是“吧唧”一口:“现在够明显了吗?”

  Stephen的脸一下上升到最高温度,推开了斗篷,不敢看对方那双闪亮的眼睛:“快变回去!”

  斗篷偷笑着又变回原来的形态,领子不断蹭着他的脖子和脸颊。

  “别闹。”他笑着避开最后两只手抓住了斗篷的领子,亲了一口,“我一定是疯了才会跟一件斗篷谈恋爱。”

  斗篷衣摆抖动了两下又想变成人形,却被stephen阻止了:“不许变,我更喜欢你这个形态。”

  这话是骗人的,哪个形态都是斗篷,他都喜欢,但面对人形的斗篷……有点太羞耻了。

  斗篷听话的没有变成人形,衣角却不安分的解开了stephen睡衣的扣子。

  我们伟大的至尊法师虽然很久没有性生活了,但他还是立马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奇怪的是,他一点儿也不排斥。


  刷卡上车


  下次或许该跟人形的他试试?stephen这么想着打了个哈欠,也不管身上粘稠的精液,进入了睡眠。半梦半醒间他感觉到斗篷似乎又变成了人形,将他公主抱起来到浴室,为他擦拭身体。

 

  ***

 

  “fuck。”第二天stephen对着镜子骂出了声——这回不仅是脖子,他的肩膀、胸前、腹部…没一处是完好的。

  “得补回来嘛~”变成人形的斗篷盘腿坐在半空调皮的眨了个wink。

  没门,绝对不能跟人形的他做。stephen在心里发誓。


end

评论 ( 9 )
热度 ( 103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