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近期Tom Cavanagh/Harrison Wells沉迷】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
【这里小银】

【狼队】恶龙与骑士

点梗 @青钥

恶搞向

觉得这梗挺有意思的,咋我写起来就成这样了呢【抠头

ooc预警

























  很久很久以前,X王国不远处有一座山谷,相传里面住着一条恶龙。烧杀抢掠,什么坏事都干过。X王国里的人都十分害怕它,但恶龙沉寂了几十年,从来没人真正见过它,便又有消息传出说,恶龙早就死了。

  一天,X王国最美丽的公主带着自己的骑士长跑到山谷里玩耍,却意外碰见了恶龙。虽然两人凭着自己的机智逃脱了,但恶龙竟飞到了X王国要求国王把它见到的人嫁给它,不然就烧了整个王国。

  国王害怕的答应了,可公主是他最宝贝的女儿,怎能轻易说嫁就嫁?况且对方还是条凶狠的龙。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刻,骑士长挺身而出,说要代替公主出嫁。

  国王知道骑士长一直喜欢公主,感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约定只要骑士长能活着回来,就把公主嫁给他。

  公主对此倒是不甚在意,撇了撇嘴说要帮骑士长准备他可以穿的女装。不知道是不是骑士长的错觉,他好像看见公主偷偷的笑了?

  骑士长乖乖的戴上公主给他准备的红色长卷假发,穿上了巨大的公主裙。这一刻,他开始从心底里佩服起公主——能穿着这么重的裙子到处跑真是难为她了。

  公主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刚想欢快的告别,意识到周围凝重的气氛后,强行抹出了两滴眼泪,与骑士长告了别。

  变了装的骑士长在一队军队的互送下到达了山谷。恶龙早就在入口处迎接了,看到“公主”它疑惑的歪了歪头,凑上前去嗅了嗅,用它琥珀色的眼瞳盯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示意其他人可以滚了。

  骑士长差点就要坚持不住了,后背全是冷汗,还没悄悄松口气,恶龙就在他面前俯下头,让他爬上它的背。说是要带他去它的城堡。

  不知道为什么,骑士长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媳妇我带你看看你的新家,老好看了嘿嘿嘿”的炫耀意味。

  但事实证明,恶龙确实可以炫耀。城堡的占地面积惊得骑士长说不出话,这可比X王国的城堡华丽多了。还配备了一个大花园,不过绿化看起来实在差强人意,像是从没人打理过。

  骑士长从恶龙的背上走了下来,好奇的四处张望。

  “你叫什么名字?”恶龙伸出尖爪轻轻戳了戳骑士长。

  “sc…咳,jean。”骑士长差点就脱口而出自己的名字,要不是闷热的假发和沉沉的公主裙提醒了他,他就得露馅了。恶龙要是知道自己被骗了,后果可没人担得起。

  “jean…?奇怪的名字。”恶龙眯起眼盯着骑士长,“我叫logan。”

  骑士长皱了皱眉,对于恶龙说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名字很奇怪表示不满:“这名字哪里奇怪?”

  或许是骑士长表情太过不善了点,恶龙缩了缩头,有点委屈,小声嘟囔:“这个名字本来就很奇怪嘛,不过…”它扫了眼骑士长华丽的公主裙,“跟你确实挺搭的。”

  骑士长觉得这头恶龙脑子有问题。

  至此,骑士长就在恶龙的城堡里住了下来,活脱脱成了个保姆。天天给恶龙打扫卫生,洗衣做饭,还要被恶龙变着法的调戏。

  比如:

  “jean——”恶龙叒在门口的喷泉大喊。骑士长翻了个白眼假装听不见,上次他跑过去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就被恶龙丢进了喷泉里,这欠揍的家伙还失望的来了句:“jean,你这裙子也太厚了吧,我还想看湿身诱惑呢。”骑士长可后悔没带自己的佩剑来,不然分分钟砍了恶龙。

  再比如:

  某天的骑士长正穿着大裙子晾衣服,他突然感觉裙子变轻了——恶龙竟然掀他的裙子。他毫不犹豫的将洗衣水全泼到恶龙身上了。

  再再比如:

  当骑士长难得空出时间,在恶龙巨大的藏书室里专心研读书籍时,恶龙就会趁他不注意悄悄趴在他身边(天知道它怎么不发出声音的),盯着他的脸看。然后冷不丁爆出一句:“jean,你的蓝眼珠真好看。”吓得骑士长直接把正在看的那页书给撕掉了。

  骑士长活得很心累,他觉得传言根本就是瞎编乱造,哪有什么恶龙,就是条好吃懒做的大蠢龙。他现在天天就望着城堡门叹气,想当年他也是威风凛凛率着骑士队在于邻国的战争中一举获胜的人,现在呢,给条蠢龙做牛做马,还得每天扮女装。他深感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他迟早不是被公主裙重死就是被蠢龙气死。他决定去找那条蠢龙理论。

  “logan。”骑士长门都没敲,打开了恶龙的房间门,“WTF……”他看着眼前赤身裸体的男人懵了。

  “jean?找我有事?”恶龙倒也不害羞,随手从衣柜里拿了条内裤套上,走近骑士长,对着他懵逼的脸嗤笑出声,“怎么样,我的尺寸还不错吧?”

  骑士长不知道该先给这个男人一拳还是先问问题。

  “龙可以变人形这难道不是常识?”恶龙看骑士长没反应,撇了撇嘴。

  “所以你是loagn……”骑士长细细打量着男人,看着气质到确实和恶龙一般无二,“你怎么从来不在我面前变?”

  “做人要穿衣服,麻烦。”朴实无华又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骑士长甩了甩头:“好吧,这不是重点,我今天来找你是想……”

  “你终于愿意接受我了?”恶龙期待的凑上前,眼神亮闪闪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骑士长就是吐不出想走这句话。

  恶龙失望的看着没反应的骑士长:“我有这么讨人厌吗?”

  “没有。”

  “可他们都说我很可怕,害怕我,讨厌我。”

  “那是他们不了解你。”

  “他们了解之后就该更讨厌我了。”

  “不会的,他们了解你以后就会知道你不是为非作歹的恶龙。”

  “可我还是不讨人喜欢。”

  “谁说的?”

  “你今天来找我是想回去吧?”

  “…没…”骑士长说不出话了。

  恶龙转过了身,背对着骑士长:“你走吧。”

  骑士长看着恶龙孤单的背影怎么也迈不开腿,况且……人形的恶龙肌肉意外的发达。他下意识细细打量起对方的背肌来,连他一个男人都忍不住赞赏,女人看了肯定更走不动道。

  恶龙听背后没动静,奇怪的转头,发现发呆的骑士长,闹脾气般的说:“你怎么还不走?要我送你吗?”

  “我……”恶龙的声音将骑士长从神游里拉了回来,还没等他说句话,恶龙就拉着他的手往外走。

  骑士长目瞪口呆的看着翅膀从男人的脊背伸出,手脚变化成龙爪。恶龙在他面前低下头,连话都懒得说。见骑士长没动作,它叼起对方的领子把人往上一扔——骑士长并不牢固的红色假发掉了下来。

  骑士长被摔得头晕眼花,反应过来时恶龙已经飞出很远了。

  恶龙用自己最大的飞行速度到达了X王国,又一下把骑士长甩到了守卫城堡的那群侍卫身上,并没好气的对着赶忙跑来的国王喷了个火吓唬他。

  公主看着被摔得头疼的骑士长摇了摇头。跑上前扶起他:“你怎么还穿着这公主裙?我明明在你的行李里准备了男装。”

  骑士长不明所以的看着公主:“我不能露馅啊……”

  公主叹了口气,脸上写着“我的骑士长太笨了怎么办”。

  刚刚被吓得不轻的国王这会儿倒很高兴:“放心,scott,jean我就交给你了。”

  骑士长听到这话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念头是拒绝。他看了一眼自己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的公主,还是那么有魅力,可不知为何他已经没了以前心动的感觉。他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已经不喜欢公主了,那他喜欢谁?那头蠢龙吗?

  骑士长还没把自己的终身大事思考清楚,邻国的战斗号角就传了过来。他皱了皱眉,用最快的速度换上了盔甲,领着骑士们仓促应战。

  公主看着自己青梅竹马的骑士长在战马上英勇无畏的身姿摇了摇头:“好吧,scott,安心上战场,你的终身大事我来解决。”她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跑出了城堡,往山谷的方向奔去。

  公主到达恶龙的城堡时,恶龙正因送回了心上人而伤心买醉,索性喝得不算太多,还能听得懂公主说话。

  “scott现在在跟邻国打仗。”公主对着高大的恶龙完全不害怕。

  “scott,谁?”恶龙用尖爪挑起公主的一缕头发——嗯,真的。

  “就是你喜欢的男人啊!”公主发现两个笨蛋谈恋爱能急死正常人,“他们都以为你看上的人是我,他才假冒我的样子来你这。”

  “啥???”恶龙酒醒了一大半,“他不是女装癖啊?!”

  “……”公主在内心翻了个白眼,“我看得出来他也喜欢你,你现在去英雄救美还来得及。”

  恶龙听了立马一展翅膀,向战场飞去。

  此时的骑士长正努力浴血奋战,邻国的人马远远超出了预期。但随着一声“scott——”,战争迎来了转机。

  恶龙一张口,炙热的火焰就把大批邻国士兵烧了个半死。

  “你们这群辣鸡也敢欺负我老婆?都给我滚蛋!”恶龙瞬间就把邻国的家伙们打得屁滚尿流,还顺带宣誓了主权。

  骑士长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恶龙的一个“老婆”说懵了。接着他眼睁睁的看着恶龙直接把他连人带马驼上了脑袋,飞回了城堡。

***

  “你的骑士长我要了,不还回来了。”变成人形的恶龙难得穿了一身正装,看起来英俊潇洒,不过表情还是有些凶神恶煞的对着国王说。

  “等等。”骑士长还是没反应过来,“你不是喜欢公主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

  “我一开始就知道你男扮女装啊,拜托,我又不瞎。”恶龙挠了挠头,“我还以为你有女装癖才……咳,总之,我一直看上的都是你,不是什么公主。”

  “开什么玩笑……”骑士长难过的想撞墙,那么多天的女装原来全是白费力气。

  “scott,你想在这里还是我家举办婚礼?”

  骑士长望着笑眯眯的恶龙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我有个条件,以后家务活得全你干。”

  “放心,我肯定全干。”恶龙凑近骑士长的耳边,“你,我也干。”

End
论Jean公主为什么知道恶龙看上了她的骑士长:那条龙一上来就色眯眯的盯着scott的脸看,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条gay龙。

评论 ( 10 )
热度 ( 94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