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盾铁的银

【高三更新缓慢】
【墙头数不清,爬得比谁都快】
【星星王子小跟班,星勇锤星星卡……什么都吃】
盾铁/贱虫/银鹰/冬寡/拔杯/锤基/狼队/德哈/EC/GGAD/斗奇/亚梅/蛋哈/福莫
【这里小银】

【银鹰】阿姨,谈恋爱吗?

百度了半天,又结合了小可爱的评论,最后用了pietra和clina,音译分别是皮特拉和克林娜

普通人au

性转

标题实在想不好取啥,瞎鸡儿取了一个

ooc预警





















  清晨的第一缕光线透过玻璃窗洒在clina的脸上,她迷迷糊糊睁开了眼拿过一旁响个不停的闹钟——6:30。

  Fuck。她从未想过之前闹钟上显示的7:30能如此美妙。

  Clina叹了口气,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一把自己乱成一团的金发,走进浴室以最快速度洗漱完毕以后套上自己几百年如一日的职业装。走出自己的房门时看了看隔壁毫无动静的房间翻了个白眼,连门都懒得敲,打开那扇房门径直走向床上睡死成一团的人。

  她用力猛的扯掉那团被子:“臭丫头,我警告你,你还有十五分钟起床,我做完早饭以后没在餐桌上看见你的人……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开车载你去学校。”说罢她没有再看床上的“尸体”一眼就下楼系上围裙开始做早餐。

  Clina打开燃气,在平底锅中倒入少许橄榄油,鸡蛋在边缘一磕,蛋液落在滋滋作响的金属上,全部的动作一气呵成。趁着煎蛋的间隙,她又将吐司放入烤面包机,从冰箱里拿出培根和鲜橙。再用锅铲将煎得正好的蛋放入盘中,锅中取而代之放入培根。而后拿出橱柜里的榨汁机开始准备橙汁。

  当她做完全部的工作,端着托盘走进客厅,意料之中的没有看到应该出现在餐桌上的人。她暗自感叹了一下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脱下围裙认命的去叫那个赖床的懒家伙。

  “pietra——”clina又双叒叕开始后悔一时心软答应了小丫头送她上学还附带做早餐的请求。想想之前的她,一觉睡到七点半,路上随便来杯黑咖啡和一个三明治就飞快的搞定,现在呢,活脱脱的像个操碎心的老妈子,每天早起一小时就是为了赖床的女儿。

  她走上楼定睛一看——被子不知什么时候又回了原位,结结实实裹在主人的周围。她摇了摇头,捏起还在熟睡中的人的脸颊:“太、阳、晒、屁、股、了。”

  “唔——再等会嘛——”pietra连眼睛都没睁开,虽然第一次clina叫她时她就已经醒了,但困意还是在她脑海里绕了一圈又一圈,使她最终还是放任自己赖床。

  “不行。”clina对小女孩的撒娇无动于衷,再次扯开了对方的被子,“我可不想再接到你们班主任的电话。”

  Pietra听到班主任这几个字撇了撇嘴,勉强睁开一只眼:“你没必要理那个老妖婆的,反正她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她不能拿你怎么样,我能不能那你怎么样?”clina握住pietra的肩膀把她拉起。

  “你的话……想拿我怎么样都可以哦。”pietra完全清醒了过来,顺势搂住clina的脖子,“要不要快点行动?”她朝面前人抛了个wink。

  Clina翻了个白眼,对高中小女生的伎俩早就见怪不怪,拍了拍对方的脑袋:“松手,起床。”

  “不行,我还没有得到一个早安吻。”pietra嘟起了嘴。

  Clina最终被气笑了,亲了亲小女生的额头:“快起床,我在楼下等你。”说罢下了楼率先开始了早餐。

  Pietra下楼时,clina已经解决了盘中一半的食物。“啊——阿姨,你又不等我吃饭!”她抱怨的喊道,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揉了揉自己鸟窝一样的银发,开始大快朵颐。

  “pietra。”clina忍不住出声,“你剪了短发是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你不用打理它?”

  “唔——就没人发明个自动打理头发的机器吗,麻烦。”

  “你花费的心力和得到的美丽是成正比的。”

  “是吗?”pietra单手托腮,“那为什么clina你看起来都没有做什么打理就看起来这么美丽?”

  该死的臭丫头。clina没忍住,脸红了:“快点吃完,我送你去学校。”

  ***

  “认真听课,别老是打瞌睡。”clina对pietra挥了挥手,后者对她扮了个鬼脸跑进了校门。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驾车前往自己工作的地方。

  作为一个在神盾局公关部门工作的公务员,clina每个月拿的钱可不少,还有数不清的福利。当然,相应的她的自由时间也没那么多。毕竟在这个反派动不动就入侵的世界,维持政府的形象可太tm耗费心思了。每个人都羡慕她光鲜亮丽的表面生活的同时只有她自己知道暗地里多少次想过炸了神盾局。

  丰厚的工资让她物色了一间不错的公寓,她也以为她会一直在这个公寓里过着日复一日的平凡而又无聊的生活,直到pietra这个丫头突然的出现。

  她清楚的记得,那丫头第一次出现在她眼前的模样: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带有闪电形状的点缀,戴着一副完全没有必要的金框眼镜(事实证明,她根本没近视),跟她的银发交相辉映。俨然一个大人的模样,但脸上还是透露着稚气。

  “这里就是出租的公寓吗?”在盯着clina愣了两秒以后,她说。
  Clina诧异的摇了摇头,拿过对方出示的广告单仔细一瞧,笑了,指着上面的地址说:“西边,姑娘,这是东。”

  Pietra恍然大悟点点头,看了一眼clina,似乎舍不得走。

  “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那里的好,治安实在不怎么样,特别你一个人,太危险了。”clina出于好意提醒道,却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小姑娘好像突然很高兴,握着她的手说:“你的公寓真的不出租吗?你一个人住对吧?”

  她眨巴着眼,对手上传来的温度不知所措,下意识的点点头。

  “拜托,能不能跟我合住?”pietra双手交叉握在一起,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她,“多少房租我都可以付。”

  “你还是学生?”

  “嗯,高中生。”

  Clina思考了一会,反正她一个人住确实绰绰有余,不如多个人热闹些,况且她也确实有些心软了,面前女孩精致的脸蛋是怎么也无法让人说不的。她伸出了手:“Clina Barton。”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pietra父母双亡,给她留了一大笔遗产,而她又不想跟着亲戚寄人篱下,就偷偷跑出来找房子住,恰巧遇见了自己。

  ***

  Clina驾着车到达了神盾局,一进办公室就碰上了自己的同事兼闺蜜Natasha Romanoff。对方看起来早就等在那里:“怎么样?你那个小女友……”

  “说了多少遍了,她不是我的小女友。”她打断了natasha的话,无奈的看着闺蜜正经表情下的八卦神态,“你要是想知道她的情况,我可以把电话给你。”

  Natasha耸了耸肩:“我可没兴趣抢闺蜜女朋友。”

  Clina还想开口再辩解什么,却被来检查的fury一瞪眼,话全咽了下去低头开始认真工作。等她处理完网上杂七杂八的信息和要交给上头的文件已经是午休时分了。pietra的电话把她从工作状态中唤了回来。

  “等会下班你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家。”

  “嗯?”听到这话她惊讶的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还是点点头,“好,那你小心点。”不知道为什么,她竟有些意外的失落感。“抖m啊我。”自嘲了一句,她摇摇头把奇怪的情绪甩到一边开始寻思午餐吃什么了。

  ***

  Pietra无所畏惧的逃掉了下午的课,鉴于她不靠谱的同学怂恿她快点告白,不然就该被别人抢走了。她稍加思索觉得同学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她可不止几十次看到clina和natasha煲电话粥、逛街、甚至睡一张床。

  青春期的小女生占有欲可不是一般的强,就算你的闺蜜已经与她分享过你的糗事并且经常调侃你们俩是一对,她还是会对闺蜜过于亲近的举动怀恨在心。

  Pietra照着食谱勉强做了一桌卖相不怎么样但还能下咽的饭菜。接着铺上桌布,点上蜡烛,放上玫瑰和红酒,一切准备就绪,就差一个主人公了。

  她坐在沙发上满意的看着餐桌,开始脑补起了clina会怎样娇羞的同意她的告白和她们以后没羞没躁的同居生活。直到短信提示音把她从美梦里叫醒。

  “pietra,我今天要加班,你点个外卖吧。”

  Pietra两眼一黑,想炸了神盾局。

  意识到自己完美的计划被打破并且没有办法炸了安保措施非常好的神盾局以后,她觉得拿着玫瑰就去神盾局里告白——还可以告诉clina的同事们clina已经有主了。

  她满意的对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和优秀的计划点了点头,把玫瑰往车篮里一塞,骑着车奔往神盾局。

  ***

  Clina揉着自己正在抱怨反抗的胃,对着屏幕里九头蛇造成的残骸竖了个中指。就在十分钟前,她下班的五分钟前,该死的九头蛇对纽约郊区发动了一次袭击,造成了她的加班。对还在精神抖擞处理着事件的natasha投去一个敬佩的眼神后,她没忍住趴在桌上开始小憩。

  在pietra跟门口的保安争辩无数次然后在natasha的帮助下进了神盾局以后,看到的就是趴在桌上熟睡的clina。她叹了口气,看了眼手里的玫瑰花,把它交给了natasha。

  轻轻的将clina手臂放在她的脖子上,环住对方的腰,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把人公主抱了起来。谢天谢地,她平时还是注重锻炼的,抱起比自己矮半个头的clina还算相对轻松。

  “我开车送你们回家吧。”natasha主动提议。

  “谢啦。”pietra点点头。

  Natasha看了眼pietra,露出一个坏笑:“今晚你和她睡一张床,保证明天早上她……”

  “咳,我可不是这种人。”pietra假装正经了一下,下一秒就悄声问,“要脱光吗?”

  “噗哧。”natasha抖动肩膀压抑着自己的笑声,没有回答。

  ***

  “唔……”clina眯着眼醒了过来,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有趴在办公桌上,而是躺在自己柔软的床上。然而下一秒她就被身边的银脑袋彻底惊醒了:“WTF?”

  “哼嗯……”pietra揉了揉眼睛,“你醒了?”

  “你怎么在我床上???”clina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万幸,衣服还在……等等,她的职业装呢……怎么变睡衣了?!

  她双手交叉护在胸前看向pietra。

  “我只是帮你换了个衣服,其他什么都没干。”pietra举起手发誓。她的行为让clina松了口气。谁知道下一秒她又嘟囔了一句:“不过有些东西还是无可避免的嘛,你身材真的很好诶。”

  “臭丫头!”clina瞪了她一眼对着她脑袋来了一下。谁知pietra顺势抱了上去,在clina的颈窝蹭了蹭,撩起她的一缕金发:“阿姨,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Clina听到这话愣了愣,却又没有那么惊讶,好像这就是本该发生的事。几个月的同居生活早已让习惯独来独往的她接受了pietra,做饭,洗衣,逛街,追剧,不知什么时候她身旁有个喋喋不休的臭丫头这件事已经成了自然而然。

  “正常人会喊女朋友叫阿姨吗?”clina假装不满的说。

  “那我大概不是正常人,阿、姨。”pietra“吧唧”亲了一口clina的脸颊,将她推到在了床上……

  第二天,clina人生第一次上班迟到,而pietra第无数次上学迟到。

END
就是想写写日常的感觉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沉迷盾铁的银 | Powered by LOFTER